英雄联盟2021全球总决赛视频下载观看,英雄联盟2021全球总决赛视频下载观看

2023-03-12 21:18:04 体育 伴我安

S11全球总决赛哔哩哔哩直播4亿人观看是真实数据吗?

S11全球总决赛哔哩哔哩直播4亿人观看不是真实数据。

lpl赛区的整体观赛数据太难统计了,各大平台的热度水分太多,真实人数和整体的热度差距非常大。从这一次的峰值数据来看,大概热度和真实人数相差有十倍之多。说实话,这个7000多万的峰值是让我没想到的,看来今年大家对于这一次比赛的关注度还是非常高的。也希望edg战队能够在明年的比赛中取得更好的成绩,春季赛的冠军在向他们招手。

S11总决赛海外观看人数401万,为LOL史上播放量最高比赛:

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已于北京时间11月7日凌晨结束,EDG战队3-2击败DK摘得桂冠!近日外媒Esports Charts统计了本届S11的比赛观看人数TOP 5 ,其中决赛EDG vs DK的海外观看人数峰值达到401万,成为LOL历史上观看人数最多的比赛!

2021lol全球总决赛赛程

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2021即将到来。众所周知,s11总决赛将在冰岛举行,而不是中国深圳。目前四大赛区的参赛队伍已经全部确定,其他赛区的队伍几乎已经决出胜负。拳赛官方宣布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2021将于10月5日至11月6日举行,期间可以观看我们最新的比赛。

以英雄联盟为比赛项目的国际电子竞技赛事2021英雄联盟世界锦标赛在冰岛雷克雅未克laugardalshll室内体育场举行。10月5日正式开幕,11月6日进行冠亚军决赛。

2021年11月7日凌晨,LPL赛区的EDG队对阵南韩LCK赛区的DK队。经过5小时5轮的比赛,EDG最终以3: 2的比分击败DK,获得2021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。

b站看不懂为什么被切直播

B站又一次站在了舆论风口上,这次是因为直播裁员。

据媒体报道,B站直播业务部门计划裁员,名单已初步拟好,待上海地区恢复正常后,将立即进行裁员约谈,而且裁员将会波及整个直播部门。至于原因,报道称或为B站直播区与入驻公会之间的生态失衡所致,直播部门“允许”公会无限返点刷流水,导致直播业务有流量没钱赚,生态失衡。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对此,B站紧急回应称,直播业务毛利连续三年提升,直播依然是B站未来发力的方向,目前正在积极招聘,在招岗位超过40个。

即便如此,外界对B站直播业务的疑虑仍然存在,从UP主奖励减少,到B站直播破圈无门,再直播行业整体萎靡,B站直播业务似乎已经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,虽有希望,但仍不免令人担忧。

01公会生态与亏损

生态失衡,无疑是本次B站直播裁员风波的关键词。

所谓公会,简单来说,就是集结各种主播的一个组织。个人主播往往在一开始直播的时候很难积累人气,但是如果加入公会,个人人气就能积累成为更大的流量,这就意味着能够得到不错的流量和收入。

当然,公会也绝非什么慈善组织,它在为主播提供流量的同时,也会参与收入分成。直播业务收入来源,主要是公司与主播的打赏佣金分成。据一位B站前主播表示,她在B站直播过一年,“当时是B站拿一半,公会拿百分之十,主播拿百分之四十,用户连续包月刷一个舰长(礼物的一种)138元,主播到手能拿55元”。

但B站为了流量会推出相应的激励政策,公会们为了排名和更多的利润,“返点”也就成了平台上的一个潜规则。更夸张的是,B站直播部门去年为了拉动平台的流水,做了一些高于行业分成标准的“疯狂”决策。“相当于饮鸩止渴”,有业内人士表示。

最终,导致了B站直播部门“允许”入驻公会用高于行业的标准无限返点刷流水,直播区生态渐趋失衡。匿名人士爆料表示,公会在B站刷100元,正常来说,B站会从中抽取40元,但如今B站会给公会返20元-40元不等,去年极端情况下,平台甚至会返108元-109元,只为吸引公会不断刷流水。

这样的返点盛况,自然也带来了B站主播的“繁荣”,数据显示,2021年B站全年月开播人数同比提升 50%,营收主播数同比增长 59%,主播人均收入同比增长38%。然而,与这组数据相矛盾的却是某些UP主的实际感受,某B站新人up就表示,“B站新主播的人流量不多,基本都是自己找直播无意间进来的。”另一位B站前主播也表示,她是冲着B站给主播分成高才来到这里直播,但长时间没有流量,做了一年就走了。

就是在此情况下,返点支出却为B站增加了沉重的财务负担,财报显示,B站在2021年Q4收入分成成本为24.3亿元,同比大幅增加91%。毛利率降低至19%,主要原因是收入分成成本增加。中信建设证券分析,这是由于向直播主播及内容创作者支付的收入分成、游戏及增值服务业务向分销商支付款项的增加所致。

但与此同时,财报显示,2021年第四季度增值服务的营收为18.945亿元,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52%。也就是说,包括B站直播业务在内的支出成本增长,已经远高于其所带来的收入增长,直播业务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十分严重。

这与B站CEO陈睿当初的设想相差甚远,2019年陈睿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:“我们对直播也不够重视,B站是中国最大的游戏视频平台,为什么没做成中国最大的游戏直播平台?”言外之意,B站直播有能力取得更好的业绩表现。

不过,陈睿说这番话之前,B站的并没有将太多的精力放在直播业务上,直到2018年第四季度,B站的月活也才只有9280万,全年度总营收41.3亿元。也就是说,相对于用户增长、营收增长、破圈成长而言,消耗流量、注重变现的直播业务必须先放一放。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改变,最新财报显示,截止2021年底,B站月度活跃用户已经达到2.717亿,用户付费率超过9%。

然而,另一个发生改变的还有B站对于盈利的迫切心态。B站CFO樊欣不久前曾表示,过去B站更为看重用户增长,但收入增长会是B站今年的重心。2022年B站毛利率会逐渐改善,预计将在3年内提升至30%左右。樊欣明确地给出了B站的盈利时间表,预计到 2024 年实现 non-GAAP下的盈亏平衡。

现在来看,一直在流血的直播业务,无疑严重拖了后腿。

02游戏直播扛大旗?

实际上,B站开启直播业务的时间并不算短。早在2015年,B站就已经开通了直播业务,但却并没有将其作为战略重点,该业务也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,直到2019年,B站直播开始出圈。

2019年末,B站高价邀请“斗鱼一姐”冯提莫入驻,外界也是从2019年开始,对B站的直播业务加大关注;同年,行业传出B站斥资8亿元拍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三年独家直播版权的消息,2020年8月,B站与拳头游戏共同宣布达成英雄联盟全球赛事战略合作。

不仅如此,B站在2020年底更是对游戏视频及游戏直播业务进行了整合。此后,B站就可以针对游戏这一大品类,提高社区运营的效率和配合度,为扶持主播及UP主提供更密集的资源。

当然,这一效果也显而易见。根据最新公布的数据,2021年B站游戏品类的直播数据和视频数据均有大幅提升。在游戏直播领域,B站月开播量同比增长79%,月观看人数同比增长60%。过去一年,游戏区共收到超3800万个视频投稿,同比增长58%,总时长近800万小时。B站开播和投稿并行的UP主数量相比去年同期则提升了70%。

然而,游戏直播行业的利润空间并不大,不断扩大的直播规模已经烧钱颇多,B站还要贴上返点的钱,还要给直播UP主们提供丰厚的激励,这样的压力显然有点大。因此,B站从去年开始降低激励价格,2021年5月,B站发布了“创作推广升级公告”,主要内容是根据实际情况浮动调整创作激励价格;近期,有不少UP主(播主)反映,从4月份开始,B站平台的创作激励减少了80%。

这是B站增加运营效率,降低亏损的方式之一。否则,其很有可能走上与2021年的虎牙与斗鱼同样的亏损之路,据财报,2021年虎牙净利润为5.83亿元,但同比下滑33.9%,而且第四季度也开始由盈转亏;斗鱼去年全年净亏损6.202亿元。

而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局面,一方面是由于直播成本高企,主要包括高昂的带宽成本、主播签约费用以及员工工资等。其中,主播费用占比最高,在2016年,签约一位三年合同期限的主播,前期大概只需要付出半年成本。到了2020年,大约需要付出十个月的成本。现在,签一位同样期限的主播,“有的要付出一年以上的成本”。

另一方面,也是最重要的则是游戏直播的整体市场不景气。

据艾瑞咨询研报显示,2020年,中国游戏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.55亿人,整体游戏直播市场规模达到343亿元。在市场规模持续向上的情况下,实际上,增速已经接近尾声。研报显示,游戏直播用户规模的增速从2019年的15.4%下降到今年预期的4%。

到了2021年,游戏直播行业甚至出现了负增长。根据小葫芦大数据,2021年除了直播时长同比增长0.35%之外,其余数据在缩水,比如其余如游戏主播数由1395.8万下降至1197.4万;发送弹幕条数由310.56亿下降至227.23亿;贡献指数由113.18亿下降至102.67亿;贡献人次由4.05亿下降至3.74亿。

另外,B站偏年轻化的用户群体,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直播业务收入。陈睿在去年的B站12周年公开演讲中提到,B站35岁及以下的月活用户比重超86%,新增用户的平均年龄是20.2岁。但一个显著的事实是,在直播打赏上,目前95后、00后的消费能力偏低,且他们大多在一二线城市,他们虽然看直播,但却无法提供更多的消费。

这也是为什么,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期间有超1亿用户在B站观看《英雄联盟》相关内容,直播间最高同时在线观看人数突破千万,同比增长超 150%,但B站仍然没有依靠游戏直播翻红盈利的原因。

现在矛盾来了,由于二次元与游戏之间天然存在着紧密联系,因此在过去几年中,B站学习腾讯,想方设法打通了发行游戏-游戏视频-游戏直播-用户下载游戏的循环链条。与此同时,B站的流量增长也已经完成了一定积累,直播变现时机也已臻成熟,但行业整体却陷入增长瓶颈,其他各项成本也居高不下,B站直播似乎陷入了“亏损换增长”与“保盈利”的死结。

03出路何在?

对于现在的处境,B站开始试图做出改变,上述降低激励价格和处理公会生态,即是B站降本增效的举动之一。此外,B站也开始寻找更多“开源”的可能性。

作为B站起家的根本,游戏业务自然首当其冲。当年,B站向纳斯达克递交的上市招股书显示,来自游戏的营收占比达到83.4%,其中独家代理的手游《FGO》占比游戏业务的71.8%。此后,陈睿曾表示,未来B站计划将游戏的收入占比下降到50%,进一步降低对单一业务的依赖。

但在2021年,B站显然有点用力过猛,财报显示,去年B站游戏收入仅为51 亿元,比2020年只增长6%,占总营收比例已下滑至26%。主要原因在于两点,一是游戏版号限制,二是自研游戏不给力。

为解决这一现状,根据Data.ai数据,B站每年代理的游戏数量逐步上升,2019年上线10个,2020年上线15个,2021年上线22个;与此同时,B站游戏研发投入也大幅扩大,研发团队人数已超千人,2021年研发费用高达28.4亿元,同比几乎翻倍,2020年至今,有36家游戏公司被B站收购或得到投资。

陈睿曾表示,几年之后B站游戏业务将有一半收入来自自研产品。

B站如此大力加码游戏业务,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增收减亏,但同时,增加对自研游戏的把控和为直播、视频供给素材也是一个重要因素。想让游戏-直播-盈利的飞轮转起来,好的游戏固然重要,但游戏直播的推动作用也同样不可小觑。

更何况,在冯提莫拉动效果不明显之后,B站已经转而开始重点扶持UP主平移成为主播。此前,数据显示B站已经做到直播主播和游戏视频的UP主的重叠率超过40%,如果B站能依靠自研游戏出圈并培育自家主播,那么游戏主播成本、后续的版权费用都将大幅降低。想必,腾讯起诉某平台主播直播游戏《王者荣耀》侵权,而索赔800万元的事情,B站也不想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然而,自研游戏的风险极高,从2019年至今,B站已投入50多亿,但依旧没有能够出现一款能够引爆玩家的游戏,尤其是在二次元游戏上没有建树,更是让B站颇为受伤,白白浪费了二次元文化拥趸的热情。

因而,基于现在的直播业务,B站开始将目光瞄向变现更为直接的电商带货。

2020年4月,B站就已经在小范围的测试直播带货,进入带货白名单的博主可在直播时引入淘宝“小黄车”带货。到了2019年9月份,B站召集了泛式、谢安然、凉风Kaze、韩小沐4名UP主,以会员购四周年庆为契机,第一次尝试较大规模的直播卖货“919本命好物节”。

第一次直播卖货虽然已根据B站的调性进行了选品,比如头部IP手办、B站周边、制服等泛二次元文化产品等,但从销售额来看并不出众,也没有引起广泛的关注。但却因此暴露了B站发货慢、售后难等一系列供应链的巨大短板,此后,如何完善供应链体系,做好品控、售后服务等基础设施,都成了B站的补课内容。

即便如此,变现心切的B站还是对直播电商进行了深入探索,一方面是鼓励更多适合带货的UP主加入,有UP主表示,在官方推动下开始尝试带货;另一方面,B站给予了带货型直播间流量扶持,不少用户都收到过弹窗推送UP主的直播带货。

效果如何呢?2021年内测期间,“影视飓风”、“动动枪DongDongGun”两位UP主曾因为粉丝量较多,直播带货带来了较大的影响、引起较多讨论,但时至今日,两位主播都已退出带货行列。

再放大范围来看,整个B站直播平台,都还没有出现其他平台的带货神话。原因并不复杂,对刚开始带货、尚没有议价能力的UP主而言,几乎无法给出“全网最低”之类的价格,就需要在其他方面给予补偿,但这远非低价的冲击效果所能比。

从B站带货直播间流量构成看,UP主的粉丝占据主体,这是B站带货直播与其他平台的最大不同。但粉丝们多是由于其视频作品才予以关注,频繁的带货直播,让不少粉丝质疑“变现频率太高”、“选品有失专业性”等。

另外,虽然B站直播带货已经对基础设施进行了投入,比如收购支付平台等,但无自有供应链、依赖跳转淘宝,本身就是对购物流程的复杂化、有损用户下单体验,同时,B站直播带货的支付、物流、售后也严重依赖于外部平台。

从整个直播业务的角度而言,由于发力较晚,错失了发展黄金期,即使现在游戏直播业务爆发,但限于行业低迷也很难为其带来更多的收入;同时,限时盈利的压力又高悬头顶,游戏自研和直播电商都无法在短时间内,为其带来扭转亏损的利润。因此可以说,B站直播的现状实际上并不乐观,难怪乎整体裁员的传言影响力如此之大

发表评论:

标签列表